【暴政】 - 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暴政】

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捨棄事實就是捨棄自由。現實世界並沒有「成人」。我們得自己收拾殘局。自20世紀提煉出的20則歷史教訓!不分階級、行業、領域,永久受用!《提摩希‧史奈德》

《暴政》這本書的作者提摩希‧史奈德透過回顧以及洞悉歷史的重要轉捩點,把它們凝縮成20堂課,在極度簡練的篇幅中,教我們了解如何根據歷史去避免暴政的出現。

作者搜羅了非常多的例子,遠至德國納粹近至2016美國總統大選,向我們介紹了極權到底是怎樣出現的。一個極權的出現並不是由於一個人或一個政權,每一個市民以及團體都要負上責任。因此,在未來,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需要去注意自己的行為,避免極權再次出現。

這不僅是一本為學術理論提供解釋框架的作品,更是一本適合大眾且實用性非常強的書。讀這本高時效性的書,我們可以尋找新角度來認識這個世界。

透過本Spark,大家將會了解到:

  • 縱容是如何導致猶太大屠殺出現;
  • 如何避免極權的出現;
  • 事實以及語言的重要性。
您看來都跟我們一樣,都很喜歡增值自己。
想跟我們一起踏進追求知識的旅程,立即升級無限制閱讀。
立即訂閱

勿盲從政府,守衛制度

「預期性服從」(Anticipatoryobedience)是政治悲劇。《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大部份權力都是由人民無條件奉上的。

在面對權威體制時,人民會預先設想比現在更高壓的政府會想要什麼,不等政府開口便主動服從。預期性服從是政治悲劇。1932年希特勒組織納粹政府,政府上台後,許多人都自動自覺地服從新領袖,他們不等待新領袖的指令,以自己的角度去判斷以及迎合當權者的行動。

1938年初,德國併吞奧地利,奧地利人民對於當地的猶太人受到納粹的傷害視若無賭,進一步地,他們還一起參與了搶劫猶太人財產的行動。奧地利人的預期性服從,讓納粹高層了解這個國家可以容忍強大的暴政。這些輕率的服從之舉造成了嚴重的歷史後果,同年11月,納粹以奧地利的經驗作為基礎,策劃了一場被稱為:「水晶之夜」的猶太人大屠殺。

新的當權者要求民眾為了某些新任務去傷害他人,民眾或軍人都會因為「預期性服從」而自願執行那些非人道的任務。

一九四一年德國入侵蘇聯的時候,德國黨衛軍(Schutzstaffel,SS)在上級未發布命令時,就採取了大規模屠殺的手段。《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制度有利於維護秩序,而制度也需要力量去維護。體制不能保護自己,所以請選擇一個你關心的制度,並勇敢地為它站出來。

很多人經常認為即使面對最直接的攻擊,體制也能屹立不倒。但事實上體制也會喪失活力和老化,當體制發展到這個地步時,體制在面對攻擊後會顯得不堪一擊。所以,體制是需要捍衛與保護的。

在納粹與希特勒組成的政權上任後,當地的一份猶太人圈子的主流報章中,其中一篇社論說他們不認為希特勒會對猶太人造成威脅,更不會把怒氣發洩在德國猶太人身上。

有些民眾會認為由體制所選出的政府不會扭曲或破壞體制,即使有人這樣警告他們。在當年的德國,有些猶太人更擁抱著希望對納粹進行投誠而把票投給他們。可悲的是,他們的期望均落空了。

小心一黨專政

我們必須支持多黨政治體系,守護民主選舉的相關規則,盡可能投下你手中的地方性與全國性的選票,也可以考慮自己出馬競選。《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政黨並非一開始就具有改造國家和壓制反對者的能力。他們利用重大歷史時刻讓反對者從歷史舞臺上消失。因此我們必須支持多黨政治體系,守護民主選舉的相關原則。

民主的果實若不每日摘取便會腐敗,現代歐洲民主的記錄便驗證了這句名言的智慧。作者以法西斯、納粹以及共產黨作為例子,告訴讀者們縱容一黨專政的問題,這些政黨都是透過制度獲得權力,再從內部把改變整個國家。他們透過改變民眾的注意力,一步一步地透過切香腸戰術,把反對人士的勢力除去。這些專制間接導致了一戰以及二戰的出現,把整個民主體制崩解。

作者告訴我們:不要認為自己可以有下一次機會,一張錯誤的選票或容忍,就可能導致一個極權的誕生。其中一個例子就是:1990年的蘇聯人民代表大會投票,這次的投票過後,直到今天,這個國家(分解成俄羅斯)再也沒有出現過自由公平的選舉。

在美國有一句諺語:「年度大選結束之後,暴政就開始了。」作者表達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希望人民能思考:2016年的美國大選後,會像俄羅斯或當年德國一樣,孕育出一個極端政權嗎?

要避免暴政的出現,每位公民都需要一個公平投票的機會,讓每一張選票都代表到一名公民,讓人民理性地選出一個理想的政黨。

小心仇恨標誌

注意身邊的納粹卐字與各種仇恨標誌。不要別開目光,不要習以為常。伸出手抹去這些標誌,為其他人樹立如此作為的榜樣吧!《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今日的象徵可能是明日的現實。生活是政治的,不是因為世界在意你的感受,而是因為這世界對你的所作所為產生反應。我們在生活中所做的每個微不足道的選擇都是一種投票,這些選擇或多或少地決定了我們的未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所做的、所說的以及保持沉默都是選票的一種。這些舉動都會影響到我們將來能否繼續擁有公平選舉的機會。

1933年,納粹在每一家猶太商店都加上猶太符號。這些符號影響到德國的經濟。被漆上「猶太」標誌的店家會成為罪犯的目標。接受這些標誌成為城市以及店鋪的一部份,其實就是對將來出現的血腥暴力表現了默許的態度。

容許任何極端政權的標誌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哪怕真正意思只是為了向政府表現忠誠,都可以作為支撐暴政統治的一種表態。也許有一天,有人會讓你有宣示以表現忠誠的機會。當那天來臨,請確定你身上的標誌是包容你的同胞,而非驅逐你的鄰人。

專業人士的道德以及軍警人員的選擇

如果每個律師都嚴守未經審判不得行刑,每個醫生都遵守未經病患同意不得手術,每個商人都同意禁止奴役他人,每個政府官員都拒絕經手牽涉屠戮人命的公文書,那麼納粹政權當時或許會遭遇更強的抵抗,無法遂行今日我們仍清晰記得的暴行。《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當政治領袖開始作亂時,專業人士公正地行使職責便更顯重要。若沒有律師為虎作倀,顛覆一個法制建全的國家其實很困難。漢斯.法蘭克福在二戰之前是希特勒的專屬律師。在德國殖民波蘭期間,數百萬猶太人和波蘭人被屠殺,但漢斯卻認為法律應當為優越種族服務,所有對種族有利的事情都應被視為法律。正是由於他的這種想法,德國律師得以說服自己法律只是為了侵略和破壞服務,而不具有限制權力的能力。

專業人士有創造各種模式對話的能力,若專業人士能時時遵守相關法令和規範,他們就擁有一定的權力阻止暴政的出現。想要避免重犯當年錯誤,專業人士需要把關,不要容許「例外狀態」出現。每一個專業都有其需要遵守的道德底線,政治環境不應凌駕於倫理原則之上。

世界上根本沒有只是執行命令之事。《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除了專業人士後,軍人以及軍警也需要時時反思,敢於挺出對抗極權政府。

如果你因為職務所需而必須攜帶武器武裝自己,願上帝佑你、守護你的生命。請你務必記得,過去許多邪惡的暴行,都起於軍警人員發現他們開始執行不尋常的任務。如果某天你必須面對相同的情況,請隨時準備好說「不」。《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當我們思及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時,我們腦中總是浮現出奧斯維辛集中營和機械化式的集體屠殺。實際上執行屠殺的絕不只這些納粹軍官,還有那些服從命令的軍警人員。某些人行兇是為了謀害他人,但大部分人犯卻只是擔心自己成為同伴中的異類。二十世紀的許多大規模暴行中,有很多秘密警察都牽涉其中。沒有這些軍警的幫助,政府根本無法進行大規模的屠殺。

站出來吧,總得有人挺身而出。做與眾不同的行為、說與眾不同的話可能會讓我們感到不自在,但少了這種不安的感受,自由便不復存在。

歷史學家特麗莎.裴克落法曾在1940年冒著生命危險潛入納粹集中營送食物給她的朋友和其他一樣遭遇不幸的猶太人。後來,她成為了研究大屠殺的歷史學家,撰寫華沙隔離區與其他協助猶太人的故事。這在她看來再平凡不過的行為,在我們看來是如此的卓越不凡,因為她在最危險的時間選擇站了出來。

語言以及事實的重要性

切忌人云亦云,要以屬於自己的話語方式發出語言。和網路保持距離,要勤於閱讀。《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要能掌握事件的原貌及意義,我們需要語詞和概念,在我們著迷於視覺刺激時是得不到的。作者認為在電視上看新聞也只是專注在一個人的照片或影片而已。當人們只複製日常傳播媒體上的語言和辭彙,便等於拋棄了更大的思考框架。

要擴建思考框架,我們需要更多概念,而要獲取更多概念,我們就必須閱讀。在喬治.歐威爾(GeorgeOrwell)的《一九八四》裡,書籍是違法的,而電視則是雙向的,電視被政府用作控制人民之用。讀書能增加人民的思考能力、學習到更多不同的詞彙。在《一九八四》裡,政府限制了媒體所使用的字詞使人民逐漸失去可以反思當下、回憶過去並思考未來的觀念。

閱讀是擴展思考以及獲得更多概念的方法。讀一本優秀的小說能幫助我們思考善惡的灰色地帶,判斷別人的意圖。

只有在進行思考後,我們才能區分以及接受事實。

當你不再區分自己想聽的話以及實話的時候,便已臣服於暴政。《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捨棄事實就是捨棄自由。若沒有什麼是真的,那就無人能批判強權,因為再也沒有必要這樣做了。當你不再區分自己想聽的話以及實話的時候,便已經臣服於暴權。

作者在書中介紹了四個常見會破壞真相的手段:它們分別是:

  • 公開敵視可驗證的真相:作者在書中表示,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當時仍是總統候選人川普的發言所引述的資料中,有78%都是假的。這種以假資訊來迷惑大眾的手段使得報導真相的人變成異類;
  • 使用詛咒般的語言:不斷地重覆使用某些語言以及形容某些人,使得觀眾對這些被針對者產生負面印象;
  • 魔術型思維:作出一些失實的承諾迷惑大眾,開一些無法實現的選舉支票。川普總統競選時的承諾包括替所有人減稅、清償所有國債、同時增加社會福利與國防支出。作者認為這是互相矛盾,無法被實現的。
  • 錯誤的信仰:自我造神,讓大眾相信真理不再緣於事實而來自天啟,使證據就變得無關緊要。

如果想避免以上四種模式,我們就需要學會相信以及維護事實。對於事實,作者在書中為我們提供了以下建議。

為了自己好,弄清事情的原委吧。多花點時間閱讀長文、訂閱深入調查事件的平面媒體。意識到網路上有些東西是會傷害自己、多關注那些調查政治宣傳活動的網站(當中某些網站位於國外)。與他人溝通時,要為自己傳達的訊息負起責任。《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在這個資訊傳播速度快速的年代,我們需要擁有求真的精神,我們需要支持調查真相的記者,更要像他們一樣去為事情進行事實調查,在社交媒體分享每一則新聞前,都應該仔細檢驗新聞的來源。

與人溝通時,更要學會為自己的言行和諮詢負責。真相是什麼?有時候人們問這種問題,是因為他們希望自己可以什麼都不做。但正是分辨事實的能力讓你得以成為獨立的個體,而每個深入真相調查的獨立個體都是公民,而不喜歡這些調查的統治者都是潛藏的暴君。在更多的情況下,謊言都是事實的手下敗將,因為事實具有不可替代性,而謊言只要不是真相便都可以。

親身實踐政治

強權希望你的軀體癱軟在椅子上,情緒則消散於螢幕。所以說,出門去吧!置身於滿是陌生人的陌生場域。結交新朋友,和他們一塊行動。《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作者認為一個反抗活動要成功,需要實現兩件事:

  • 變革想法需要能吸引不同背景以及不安於現狀的人;
  • 人們必須走出家門,置生於陌生群體之上。

我們應該融入社會,親身參與以及實踐政治主張。若我們不親自走上街頭,我們的行為便很難產生真正效果。如果暴君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帶來何等不良效果,那他就不會做出真正的改變。1980年的波蘭工人運動就是因為不同派別以及身份的人加入參與,最終成功地從波蘭開始推翻了共產政府。

走進公共領域參與政治運動,人民需要自由。人民有權決定自己何時加入以及退出運動。這是人們保有私人領域的能力。能夠根據自由意志,決定以及分析是否行動,這樣才算是一個自由的社會。

為了自由行動,我們需要小心獨裁者的手段。

獨裁暴君會尋找任何可利用的把柄來控制你。切莫使其有機可趁。《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

齷齪的統治者會利用一切與你有關的諮詢逼你就範。因此,一切私人資訊的交換請當面進行,經常檢查自己的電腦是否被惡意軟體侵襲。若你有法律糾紛,請務必儘快解決,因為暴君會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把柄來控制你。我們喜歡窺探秘密的天性在政治上是極其危險的,在避免這種政治危險的同時我們也要學會保護自己的私人生活,儘量使其保持自由獨立,不被政治生活所主導。

作者在書中舉了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期的「電郵門」事件作為例子。2015年3月電子郵件爭議公開披露,指出希拉蕊.柯林頓在任國務卿期間以私人信箱處理公務。媒體對整件事的報導並非關注當時發生事件時所涉及的人以及事,他們不斷地以窺探秘密的角度去報導事件。作者認為竊取、公開討論、發布私人通訊內容的行為,都摧毀了我們基本權利的基石。當人們把這種事情當成是常態後,和極權主義的距離便靠近了一步。

統治者喜歡利用人民喜歡窺探秘密的角度來引導他們的注意力,藉以使自己的權力更穩固。

總結:

在我們的今天,歷史與自由已經成為了每個人都關注的話題。作者通過這二十條總結經驗告訴我們要保持個人的獨立、關注我們生存的這個世界、學會與他人和社會交流接觸和做一個勇敢的愛國者。

作者通過這本書告訴廣大讀者沒有什麼必然的政治觀。一個必然的政治觀乍一看就像一個理所當然的歷史觀,但必然的政治觀只會讓自己的思維停滯。我們跳不出原有的框架,其本質就是我們已經無力地依附於原有框架,從而沒有做到真正獨立的自己。

二十世紀是一個世界大交流的世紀,那個世紀充滿了混亂、暴力、改革、融合,那是一個充滿無限可能的世紀。觀察二十世紀,對比我們今天生活的二十一世紀,我們也會發現這個世界所展現出來的一些問題。為了避免重蹈覆轍,為了避免再次走入歷史的陷阱,我們需要從上個世紀的教訓中學會總結、思考與再出發,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修正本世紀我們已經出現的一些問題,從而也更好地走向整個人類世界的美好明天。